鼻舒堂:工商一等再等放任不良商家 谁来维护消费者权益

来源:直播海南   时间:2019-01-28 09:51

    鼻舒堂总公司及安徽宣城的三家门店因虚假宣传被罚,引发广泛关注。事情曝光后,记者调查海南多地鼻舒堂门店,其中东方一家鼻舒堂门店不仅夸大宣传,欺骗消费者;还涉嫌非法行医,偷税漏税,被当地多个部门调查。同样,海口的鼻舒堂门店也仍用“坚持使用产品就能治好鼻炎”这套说辞,忽悠消费者。同样是商家的夸大宣传,同样是工商部门,海口美兰工商却以取证难为由推诿卸责。企业涉嫌欺诈,工商部门却不作为慢作为,那谁来维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呢?今天我们继续关注。

    新闻回顾:此前的调查中,位于海口市海府路亚希大厦一楼的鼻舒堂门店,门脸已经由原来的鼻舒堂鼻炎馆,变成了鼻炎理疗中心,就连门店大堂里的“鼻舒堂”三个字都被白纸遮住。不过,门店经营许可证上,依然是海南鼻舒堂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店员也承认,他们这里就是鼻舒堂的门店。店员介绍,店里售卖的三种产品,分别是鼻舒堂膏、抑菌剂和抑菌膏,需要搭配使用,不单卖,而且一次至少购买一个月的量,大概2800多元。记者注意到,这三种产品均不是药品,店员却称可以治愈鼻炎。

    非药品如何有疗效?这样推销产品,是否涉嫌夸大宣传呢?23号,记者再次回访海府路亚希大厦一楼的这家鼻舒堂门店,当时这里正在营业。见状,记者当场将情况反映给了海口市美兰区工商局以及龙舌坡工商所,记者一直在现场等待执法人员到来,执法人员还未到,门店却提前关门了。记者拨打海南鼻舒堂健康管理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王建民的电话,对方也一下挂断。而记者了解到,早在去年五月份,因为消费者投诉这家门店夸大宣传、欺骗消费者,经媒体曝光后,海口市美兰区工商局已经介入,但至今大半年过去了,一直查处不了,原因是取证难。这次,美兰工商给出的答复依然还是那句取证难。

    对此,海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给出了说法,打脸美兰工商。

    既然明察暗访都是调查取证的方式,为何海口市美兰区工商局执法人员明知道表明身份难以取证,却没有采取暗访等其他方式取证,让相关调查止步不前呢?不良商家欺骗消费者,耽误消费者病情治疗,仅一句取证难就不了了之,实在令人难以信服。24号,记者将这一问题反映给了海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对接媒体的工作人员表示,需要走审批程序,当天还不能采访。25号早上,记者再次来到海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电话联系上了这名工作人员,对方的答复却是,再提交一次采访申请。

    一天提一次采访需求,记者能等,可受骗的消费者,他们还要等多久?记者在现场等了一个多小时,终于见到了先前对接媒体的那名工作人员。她表示自己可以接受采访,并拿出手机对着记者拍摄,而这一次她的回应,依然是一个字,等,等着先走完程序。

    等等等,又是等,美兰工商等证据,等了大半年没找到,等来的是一个个消费者的无辜上当。而这一次,海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让记者再等,说需要走内部审批程序,什么时间能处理不知道。我们就纳闷了,是否能对被曝光和被投诉的商家进行调查,回答这样的问题,需要走哪门子审批?难道每一次消费者投诉商家,也需要一等再等地审批吗?这样的执法效率,令人心寒。你们所说的对消费者投诉的重视,又体现在哪里?对此,我们的特约评论员林泽龙有话要说。

    对待夸大宣传的鼻舒堂,文昌工商的态度是罚款60万,吊销执照,对待夸大宣传,欺骗消费者,还涉嫌超范围经营的鼻舒堂,东方工商的态度是拿封条封存证据,而相形之下,海口市美兰区工商部门却对鼻舒堂的违法违规经营姑息纵容,大半年过去了,调查仍然没有结果,对媒体的一再曝光,他们也无动于衷,管理部门不管理,监管部门不监管,执法部门不执法,在其位却不谋其政,为我们提供了一个不折不扣的懒政怠政不作为的负面典型。对此,我们不禁要厉声质问:你们把为人民服务的初心扔到哪儿去了?你们又把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的使命丢到哪儿去了?对于这样雷打不动的恶劣态度,我们建议省市工商部门和美兰区纪检监察部门进行深入调查,并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

    400年传承古方、高科技、不打针、不吃药,诸如此类名号的鼻炎神药,已经不是头一回进入公众的视野,但屡屡遭到质疑、投诉,甚至被媒体曝光、被职能部门查处。早在2016年,央视财经频道就曾经对一款名为“扈氏膏”的产品展开起底调查,神药背后的真相令人震惊。而当时被查处的企业和所谓的“神药”,竟然正是鼻舒堂的前身。

    在2018年,记者对海口一家鼻舒堂门店暗访调查时,其销售使用的宾康抑菌净产品,所使用的卫生许可证号为:鲁卫消证字(2011)第0050号,生产企业是淄博华奥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其店内还悬挂着一块百年立正堂的牌匾。而正是这个百年立正堂,在2016年就被查处过。当时,对方所销售的一种“扈氏膏”产品,其卫生许可证号与生产企业,与鼻舒堂抑菌膏竟然是一模一样。

    2016年3月,不少消费者反映,花费少则上千、动辄上万,购买的“扈氏膏”,治疗鼻炎收效甚微。当时,记者在微信上输入“扈氏”二字,发现了上千家扈氏鼻炎膏店铺,这些店铺都声称治疗鼻炎的方法独特、疗效神奇,欢迎患者到店体验。随后,记者在江苏南京、广东深圳,均找到了销售扈氏膏的店铺,广告也很醒目:“400年非物质文化遗产,适用于慢性鼻炎、过敏性鼻炎等各种鼻炎。中华老字号,山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记者以患者身份进入店铺,工作人员简单问了几句病情,就拿起了仪器要检查。

    在店内,记者并没有发现《药品经营许可证》和《医疗机构许可证》。记者花费198元购买了一盒扈氏膏,包装盒上没有国药准字字样,只有卫生许可证,标称为:鲁卫消证字(2011)第0050号。对此,工作人员是这样解释的。

    记者发现,这个“立正堂扈氏膏”的生产单位是淄博华奥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适用范围为:皮肤、黏膜,并没有鼻炎。而按照国家规定,鲁卫消证字,表明这个立正堂扈氏膏属于消毒产品。用消毒产品代替药品为鼻炎患者行医治病,工作人员并不以为然。

    节目播出后,江苏南京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对销售扈氏膏的店铺,介入调查。门店的台账资料、宣传画册全部被收了起来。

    而在位于山东淄博的“立正堂扈氏膏”生产车间,记者跟随执法人员检查看到,生产车间简陋不堪、设备布满污垢。

    在名为“百年立正堂”的企业公司,同样是人去楼空。记者联系上一位自称是扈氏膏制作的工艺传承人。对方表示,夸大宣传,是代理商所为。

    那么,这个扈氏膏是怎么来的呢?扈福证坚称是祖传14代的秘方,扈氏膏是他们家第七代传人把内服药改为外用产品的。但在扈福证的老家进行采访,知情人却告诉记者,另外一个不同的答案。

    而执法人员也在“百年立正堂”办案中,找到一份委托书,写明2007年1月,天津一家制药公司委托扈福证在全国范围内代理“立正堂牌鼻炎疏通膏”,在扈氏膏的外包装上,记者看到“立正堂”商标下,有这样一行字,始于1607年。就是这样一家涉嫌虚假宣传的企业和其产品,在当时遭到曝光查处后没多久,竟然又摇身一变,成了如今的鼻舒堂,靠着上千家门店继续在全国各地从事经营活动。

    这不良商家,一被查处,就改头换面,“立正堂”变身“鼻舒堂”,“扈氏膏”变成“抑菌膏”,但配方还是那个配方、厂家还是那个厂家、消字号还是那个消字号,销售的说辞还是那套“治愈鼻炎”。这涉嫌虚假宣传的企业和产品,不怕曝光,不怕查处,大不了再换个名,等风声过去再卷土重来,继续忽悠消费者,继续挣他们的黑心钱。不良商家为啥不怕,还不是违法成本低,职能部门不给力。试想一下,如果职能部门将这类不良商家列入黑名单、将不良经营人列入重点监察名录,严控市场准入门槛;面对消费者投诉,积极调查取证,而非怠慢拖延;对欺诈消费者的商家,严惩不贷,罚到他倾家荡产,谁还敢虚假营销?谁还敢换个名字卷土重来?虚假营销致使市场失序,消费者权益被恶意消费。只有监管部门依法依规,严厉打击夸大失实、过度渲染的营销欺诈行为,加大其违法成本,使其得不偿失,才能倒逼企业回归守法经营的正途,遏制弄虚作假、违规销售的歪风,也才能坚决维护消费者权益,保障公平公开公正的市场秩序。

    这不良商家,一被查处,就改头换面,“立正堂”变身“鼻舒堂”,“扈氏膏”变成“抑菌膏”,但配方还是那个配方、厂家还是那个厂家、消字号还是那个消字号,销售的说辞还是那套“治愈鼻炎”。这涉嫌虚假宣传的企业和产品,不怕曝光,不怕查处,大不了再换个名,等风声过去再卷土重来,继续忽悠消费者,继续挣他们的黑心钱。不良商家为啥不怕,还不是违法成本低,职能部门不给力。试想一下,如果职能部门将这类不良商家列入黑名单、将不良经营人列入重点监察名录,严控市场准入门槛;面对消费者投诉,积极调查取证,而非怠慢拖延;对欺诈消费者的商家,严惩不贷,罚到他倾家荡产,谁还敢虚假营销?谁还敢换个名字卷土重来?虚假营销致使市场失序,消费者权益被恶意消费。只有监管部门依法依规,严厉打击夸大失实、过度渲染的营销欺诈行为,加大其违法成本,使其得不偿失,才能倒逼企业回归守法经营的正途,遏制弄虚作假、违规销售的歪风,也才能坚决维护消费者权益,保障公平公开公正的市场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