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他们是重症患者的生命守护者

来源:三亚中心医院   时间:2020-03-09 21:04

    疫情当前,三亚中心医院(海南省第三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医护人员纷纷响应支援号召,“我去”“我可以”“我报名”……这一声声豪言壮语,字不多却气势磅礴,因为重症医学的专业使命,决定了他们必将成为此次阻击新冠肺炎流行战役中的重症病人生命救治的主力军。

    在林森主任的带领下,只有51人的重症医学科,就有3名医护人员驰援湖北,19名医护人员支援隔离区,他们外部支援与内部防控齐头并进,以全面出击之势抗击疫情,为抗击疫情做出自己的贡献。

    “对得起社会,我没有逃避,对得起自己,我曾经抗疫过”

    宫保强是重症主治医师,在隔离病房担任危重症抢救工作,虽然每天工作12至16小时,但他毫无怨言,因为深知自己的使命和重任。“当时刚进来的时候也害怕,但进去隔离病房后就不那么怕了,就像上战场打仗,无所畏惧!”宫保强说。他在进行操作的时候,例如给病人上高流量吸氧、无创呼吸机,进行深静脉穿刺等,离患者越近越容易被感染,因为患者咳嗽容易产生飞沫、气溶胶等,但他始终与病毒面对面交锋。

    尤其是救治危重症患者的时候,他需要留置深静脉和动脉置管,因穿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戴着N95口罩和护目镜,整个护目镜都是雾气,无法看清楚,再加上手套戴了三四层,手都麻木了,在这种环境下他无法通过常规盲穿完成,故选择在床旁重症超声引导下进行穿刺置管,平时15分钟可以完成的操作,在隔离病房需要30到45分钟才能完成一个操作。“记得有一次工作了4个小时,出来的时候整个口罩里面都是水,在我弯腰脱防护服的时候,水进鼻腔了,眼泪直流,没有办法,只能忍住。”宫保强说。

    对于患者,他也会进行心理辅导,“记得有个患者在他感觉呼吸无法上来的时候,我们通过专业评估给他进行无创呼吸机辅助呼吸,但是病人深知自己病情严重,他很害怕,反复给我们医生和护士说,‘我是不是快不行了,我还有没有救’,我们给他无创呼吸机辅助呼吸后,就会在他耳边说,让他放心,我们医护会尽最大努力给他救治,我们会每时每刻关注他,只要积极配合,一定能把他治好的。”宫保强说。

    支援隔离病房日期到,当他走出病房的那一刻发了朋友圈:“结束战斗,顺利完成党和人民交给的任务,愿疫情早日结束,老百姓恢复幸福生活。”对于本次积极抗“疫”,他对自己说:“对得起社会,我没有逃避,对得起自己,我曾经抗疫过。”

    “我一直都有个为群众进行医疗服务的理想”

    “我一直都有个为群众进行医疗服务的理想。”这是在采访中李美蜜说的第一句话,因为从小家人就鼓励她当一名医务工作者,所以这个梦想一直在她心里扎根。“进入隔离区的前一夜,我失眠了整整一个晚上,不是因为觉得有多危险,而是觉得,终于在国家重大的医疗工作中被需要,让自己变得有意义。”李美蜜说。

    因穿着防护用品的缘故,李美蜜觉得在隔离病房上4个小时的班比平常在科室上8个小时的班还要难,因为穿着防护服导致汗水直流,头也被面屏勒得很痛,加上多层手套使动作十分笨拙,平时她在科室的一项简单操作,如抽动脉血气,上CRRT机,输血,吸痰口腔护理等操作,在隔离区做起来却十分困难,只要稍微一动,她整个人就气喘吁吁。“虽然累,但并快乐着。”李美蜜说。

    当初李美蜜在接到支援隔离病房的通知时,她内心十分忐忑,但她很快就卸下顾虑,“因为我想到在救治新冠肺炎患者的人中有我的身影,顿时就充满干劲。”李美蜜说。但在充满干劲的同时,她也遭遇过危急情况,有一次在病房忙碌了一阵之后,她走到走廊外面时,感到一阵反胃,胸闷,在口罩里张着嘴巴大口大口喘息,她赶紧寻求同事帮助,当同事让她停下工作休息时,她坚持休息一会就继续坚守岗位,她知道如果自己休息,所有护士都要因她改变班次,她必须得打起精神。四个小时过去,脱下护目镜的她,发出了感慨,原来天空这么蓝。

    出隔离区后她在手机备忘录写下:“作为一名护士,在疫情开始发生时,我就知道,我既躲不过,也不能躲,在面对严峻的疫情时,我没有立下生死状,但却早已直面生死,我想我不算是大家的勇士,但我是我自己心目中敢于直面惨淡人生的勇士……”

    宫保强、李美蜜只是我院重症医学科医护人员积极抗“疫”的一个缩影,从他们穿上一身白衣的那天起,他们就一直是勇敢的逆行者,像他们一样奋力拼搏与病魔抗争,与死神较量的重症医学科医护人员还有林森、孙月玲、吉家聪、赵丽娟、林冬雪、邓萍、符小来、吉训姑……身穿“战服”的他们,在最危险的地方,与病毒面对面交锋着,但是他们无所畏惧,因为治病救人的信念、冲锋陷阵的使命、春暖花开的期盼……(林雁翎2020年3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