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新华:中医药预防温病大有可为

时间:2022-08-29 15:53

  当前,全球疫情依然严峻,在这场惊心动魄的抗疫大战和艰苦卓绝的历史大考中,中医药全程深度介入,充分发挥治未病、辨证施治的独特优势,交出一份出色答卷,为全球抗疫开出了“中国处方”。

  8月20日下午,在第十八届国际络病学大会呼吸疾病论坛上,多位知名专家学者就“挥中医药特色优势,提升全民呼吸道病毒感染防控质量”进行深入交流与研讨,广州医科大学教授、广州市新冠肺炎中医药防治专家组组长王新华以连花清瘟组方为例,详细介绍了《温病病症结合模型构建及其用于温病预防的研究》,再次证明面对各种变异甚至重组的新冠病毒,中医的整体观和思维方式有着特殊的优势。

  伏邪学说指导战“疫”

  我国有文字记载的中医药抗疫历史有数千年,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张仲景《伤寒杂病论》创立六经辨证,明代吴又可《瘟疫论》专门论述了瘟疫防治“夫瘟疫之为病,非风、非寒、非暑、非湿,乃天地间别有一种异气所感”,清代叶天士提出了外感温病卫气营血传变规律。

  在漫长的历史中,中医药和病毒的斗争积累了丰富的理论认识和实践经验。王新华介绍,在中医发展的历程中,一直坚持“辨病论治”结合“辨证论治”来防治瘟疫。“辨病论治”是指在病因、病理、病位都很明确的前提下,针对“病”的共性规律采用专病专方治疗,并与“辨证论治”相互补充。

  王新华还通过中医的“伏邪学说与温病病症研究”,向与会专家学者们具体介绍了“伏邪”与温病发病、温病的辨治等内容,从伏邪温病的机制探讨中医药对新冠肺炎的治疗优势。从中医角度来看,新冠肺炎病因多为湿热疫毒,当人体正气不足无力抗邪时发病,其病机特点是湿毒伏匿、湿邪内困,导致“湿热蕴结证”,因此,新冠肺炎属于伏邪温病的一种。

  伏邪(也叫“伏气”)是一种未病或欲病的病前状态,初步研究表明伏邪与机体的促炎—抗炎反应、肠道微生态以及免疫系统功能状态都有关系。中医经典著作中对伏邪也有不少记载,比如“伏气者,乃人身阳热之气”、“其伏匿深沉,郁极而发,或为外邪刺激而发”,王新华认为,南方卑湿,除了疫毒之邪外侵,正虚和体内有伏邪是内因,这个伏邪主要是湿和热。

  科学循证,中医药显身手“治未病”

  中医学历来就重视预防,早在《内经》中就提出了“治末病”的预防思想,强调“防患于未然”。从这个角度来看,如果医生对伏邪掌握得好,可以抢占治疗的先机。如新冠肺炎,早期用中药干预就取得很好效果。

  王新华结合温病病机及发展规律以外,以及广东的地域特征,详解中药预防温病的优势。他说:“中医药用于预防疫病已经是几千年的历史,以前我们就是靠中药大锅煎煮来预防。广东中草药预防温病为什么这么盛行?因为它就是针对体质的伏湿、伏热,有他群众的基础和依据。”他举了两个例子,证明中药在预防新冠肺炎中的作用。2021年,河北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对新冠肺炎密切接触者使用了连花清瘟干预,被干预组核酸检测阳性率0.27%,显著低于对照组阳性率1.14%(具有统计学意义),证明密接人群预防应用连花清瘟可降低新冠肺炎阳性感染率达76%,同时安全性良好。另外,2021年河北省石家庄市隔离点人群预防用药方案中,给予连花清瘟1次4粒,每日3次,连续服用14天,数据显示降低了核酸检测阳性率,同时未见与药物相关的不良反应,可以说是有效阻断了疫情扩展和蔓延。

  王新华总结称,中医药预防温病具有丰富的理论和临床经验,并得到临床研究、真实数据研究的初步证实,与此同时,温疫病治疗方也可作为特殊人群的预防方,根据的“伏邪理论”辩证使用也可能应用于大众预防,这些都值得进一步研究。

  攻守兼备,发挥中医药特色优势

  过去,中华民族几千年都是靠中医药治病救人,特别是经过抗击新冠肺炎疫情、非典等重大传染病之后,我们对中医药的作用有了更深的认识。王新华在此前于《中国中医药报》刊发的《防治瘟疫应辨病与辨证相结合——以连花清瘟为例解读中医药防治新冠肺炎的作用机制》中,也进一步阐明了连花清瘟的抗疫优势。

  在他看来,新冠肺炎,发病急骤、波及面广、传变迅速、致病深重,这与一般病邪导致的常见病、多发病具有很大的差异。面对短时间内出现的大量病员,要想靠有限的医疗资源逐一诊察,实现对每个患者的个体化“辨证论治”显然是不现实的。在这样的环境下,“通治方”也就成为实现“辨病论治”的基本途径,根据关键病因病机进行组方,既避免了防治重点的偏移,又能有效截断病势、防止传变、保护易感人群,还能短时间内迅速覆盖大量人群,可谓预防和治疗兼得,攻守兼备。

  王新华分析,疫情防控期间临床应用的“三药三方”之一的连花清瘟组方正是以麻杏石甘汤、银翘散为基础方加减而成,加用大黄可谓得《瘟疫论》先证用药截断病势之真意。其组方中的藿香,芳香化湿护脾胃,既可减轻苦寒药所致胃部不适,也正适用于新冠肺炎病症中所表现出的湿证。而银翘散还有辛凉救阴之功效。方中的红景天益气活血通脉,能“治大热、身烦热、邪恶气”,清解化瘀,现代研究证实具有提高人体免疫功能和耐缺氧能力,保护肺微血管内皮细胞、抑制肺纤维化,恰恰适用于新冠肺炎患者胸闷气短、肺组织损伤等病理变化。

  对于新冠肺炎而言,虽然致病毒株多有变异,一些感染者也有嗅觉或味觉消失等特殊症状,但主要症状表现基本相似。连花清瘟组方深入研判了疾病发展和转归,统筹考虑了速效救治与防复发风险,关注了对肝脏、脾胃等器官的协同保护。

  由此可见,从循证医学的临床研究来看,以连花清瘟为代表的一些中成药,对新冠肺炎治疗是有效的,王新华教授的见解与分析也有助于中医药进一步发展。专家学者们也通过呼吸论坛,进一步研讨如何发挥中医药特色优势,加强中西医结合探索,对战胜新冠肺炎疫情具有重要意义。